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关注 查看内容

花繁叶茂 春光灿烂——浅评电视剧《花繁叶茂》

2020-5-29 09:23|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373| 评论: 0|原作者: 李东升

摘要: “韶华不负,未来可期”。在《花繁叶茂》的启迪下,作为中国脱贫攻坚主战场的贵州,一定会有更多作品问世,迎来一个花繁叶茂的满园春色!

紧贴时代主题与生活的电视剧《花繁叶茂》在央视黄金时段播出后,获得了观众一致好评和社会各界高度评价。2019年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文化艺术界、社会科学界委员会议时强调,希望大家坚持与时代同步伐。古人讲:“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所谓“为时”“为事”,就是要发时代之先声,唱响时代发展的颂歌。

电视剧《花繁叶茂》,正是欧阳黔森紧跟时代主题,为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的世纪之战而倾力谱写的一部交响曲。她唱响了主旋律,歌颂了新时代。同时,也为"三农"题材的文艺作品创作探索了新的路子。

       

时代主题,是电视剧《花繁叶茂》成功的灵魂。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每到重大历史关头,文化都能感国运之变化、立时代之潮头、发时代之先声,为亿万人民、为伟大祖国鼓与呼。”

古今中外,治国理政都绕不过“反贫困”这件大事,一个国家的经济繁荣具体体现在全体人民的民生改善上。消除贫困、改善民生、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也是中国共产党人初心和使命的必然要求。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我们党的庄严承诺。”

"到2020年确保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是我们党对人民、对历史的郑重承诺。”2020年5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政协经济界委员时的这番话,再次掷地有声地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以人民为中心”的制度安排,不仅向世界彰显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而且为全球贫困治理贡献了中国经验和借鉴。这是人类历史波澜壮阔的社会变革。

在这场变革中,世界目光聚焦中国,中国目光则聚焦贵州。

"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的贫困古谚,生动深刻地描述了贵州"天、地、人"千百年的"立体贫困"。人们在历史的茶余饭后,总在念叨着明代刘伯温"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胜江南"的预言。这念叨,寄托着一代又一代人的遥遥愿望,期盼着贵州贫困面貌的改变。

历史以它潮起潮落的形态在六百多年后,完全契合了这位古人的推测。

目前,按照党中央战略布署,一场前所未有的农村变革正在贵州大地轰轰烈烈地展开。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的最后收官战役,正在万马战犹酣。旌旗猎猎的冲锋号中,无数"石晓峰""欧阳采薇""高镇长""唐万财"正立足热土,士气高昂地投身于扶贫攻坚的最后之战。为摆脱贵州"三无"状况,为甩掉千百年来的贫困帽子废寑忘食、夜以继日地奋力拼博。

红花须绿叶,旌旗舞长风。贵州波澜壮阔的伟大变革需要精品力作来记录,需要史诗级的文艺作品来反映农村方兴未艾的产业革命;需要如椽巨笔来记载大规模易地扶贫搬迁等重大举措;需要有艺术的里程碑,去刻录下贵州按时高质量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光辉历程和辉煌成就。而最最需要的,则是面对此场景而热血沸腾、勇于担当、目光敏锐的艺术家们用最生动的笔触来书写这场前无古人的变革,艺术地记录脱贫攻坚中涌现出的杰出群体,塑造这场战役中的英雄群像,展示农村产业革命中创造奇迹的生动形象,动人故事,揭示贵州精神的力量支撑,彰显"以人民为中心"优越制度的贵州实践,抒发感恩奋进的高亢颂歌。

滚滚的时代洪流中,著名作家欧阳黔森投身于贫困地区,为改变面貌,奋力拼搏的行列之中掬一朵浪花折射太阳光辉,创作出了电视剧《花繁叶茂》。这部反映大主流,歌颂大变革的作品,体现了欧阳黔森独到的揽题目光,只争朝夕的责任意识,在纷繁浩瀚的素材中,以独特的主题审美摘取了一朵朵新颖、火红而又绿叶相衬的花朵,环绕主题编织了花茂村故事感人、变化惊人、形势喜人的灿烂篇章。

大潮流、大变革中的主题审美,决定了作品的"四梁八柱",决定了作品生命之灵魂;另一层面上,《花繁叶茂》又为文艺创作在紧跟时代主题、配合党的宣传中心、为经济社会发展助力给出了一个鲜明题解的同时,为作品铸造了主旋律灵魂。

 

作家置身脱贫攻坚战场,是催生电视剧《花繁叶茂》的生命之源。

每当历史处于一个大变革的时代,时势自然会造就英雄,当然也会淬炼出文学精品。因为大变革而酿造的火热生活,会凝聚、召唤一批有敏锐眼光、有担当意识的文艺创作者来参与其中并承担起书写使命。

历史证明,这种时代能井喷出"暴风骤雨""山乡巨变""创业史",不乏为为时代"鼓"与"呼"文艺工作者。欧阳黔森就是这些挺立于潮头队列中的一位。他们主动深入生活,扎根"三农"天地,汲取创作精华,提炼出诠释农村改革成功与成就的故事,以多种艺术表现形式呈现社会。

习近平总书记说:“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欧阳黔森在创作《花繁叶茂》中,完全遵循了这一原则。

《花繁叶茂》创作前期,欧阳黔森曾长期深入改革和产业调整不断深化、完善之中的花茂村,反反复复行走、体验生活两年。他说:“那段和泥土芬芳相伴的日子,至今历历在目。脱贫故事写什么,怎么写,我都是在扎根生活的土壤中,得到答案的。”

物因采天地之灵气,汲日月之精华而成宝,作者因扎根土壤,深入生活而获创作之源。所以,作者对花茂村的一枝一叶总关情,巨细变化了然于心。这里曾是一块四面环山,荒凉而茅草丛生的土地,旧时故称“荒茅田”。因为茅草遍地、村落贫穷,经济落后,日子荒凉,所以是一个“增收难、留人难、村容差”的贫困村寨;更因扎根土壤,作者见证了当今的花繁村为摆脱贫困,政府积极引导,第一线干部努力开拓,村民在"扶贫""扶志"中面貌一新,发展了乡村农家乐、红色旅游景区、农业经济园区等项目,不断推进农业产业的完善和不断发展,使曾经的“荒茅之地”变成了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最美田园”,干净整洁,山水林园路配套,房屋建筑规划有致的新农村。

土壤中的时代元素也丰富了作者的创作语言,旅游扶贫、电商扶贫、养殖扶贫、农村“三改”、土地流转、移民搬迁、产业改造升级、驻村第一书记等等,无一不是一个个充满时代气息,科技知识的新颖、新鲜的时代缩影。

创作的丰富素材,高超的艺术手法,让《花繁叶茂》一播出,社会各界就高度评价为一部现实主义的成功作品,是当前扶贫攻坚的忠实写照和生动缩影。这些衷恳的肯定,透视了欧阳黔森扎根生活,深入火热的脱贫攻坚战场,汲取思想养素和生活素材的主要基因。

欧阳黔森在这土地上找到创作答案,产生了报告文学《花繁叶茂,倾听花开的声音》,在高端核心文学期刊发表后,又应形势的要求,改编成获得观众喜爱和好评的电视剧《花繁叶茂》。

从报告文学到电视剧,无一不是深入生活、投身扶贫攻坚最后决战战场,辛勤采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高度契合贵州决战脱贫攻坚的社会现实的结果,也是作者在扶贫攻坚的战场上精心培育而出的《花繁叶茂》艺苑奇葩。

巴非特论一位文学巨匠时说过:"他是一个天才,但他能够把某些东西解释得如此简易和清晰,以至起码在那一刻,你完全理解了他所说的。"我们也理解欧阳黔森所要表达的。通过报告文学的阅读,再观看电视剧《花繁叶茂》,让人清晰地从花茂村脱贫攻坚和新农村建设中看到了“老百姓最喜欢什么?最喜欢自己身边发生的故事,最想看平凡普通人的奋斗,最热爱火红的生活。”

"身边的奋斗故事,平凡普通人的奋斗,火红的生活",这也是欧阳黔森最喜欢的生活,也是他最喜欢书写的内容。

因为,这是作品的生命之源。

 

《花繁叶茂》,为"三农"题材和扶贫攻坚文艺创作探索了新路,树立了标杆。

文学艺术作品创作离不在现实主义。在现实主义概念的发展中,十月革命后的前苏联,产生了一种被命名为"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新文学。它以新的人物和新的环境盛行文坛。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除了坚持现实主义的基本创作原则外,还特别强调文学的党性和社会主义精神,塑造无产阶级新型人物,描写社会主义新型环境。

历史在前进,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学创作,在不同社会历史时期,不同国家和地区,文学形式和创作方法都呈现出丰富多彩的形态,而且还随时代的发展在各国、各地继续发展并不断创新。

按照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文学创作内涵,唱响主旋律,是作品的党性原则;讲好中国故事,是社会主义新型环境和新型人物的彰显。《花繁叶茂》的创新立意在于结合了扶贫攻坚、精准扶贫的具体事例,深入叙述了枫香镇下属的花茂村、大地方村、纸房村的不同地貌环境,不同村民诉求。

在这不同地域的产业发展、脱贫方式上,石晓峰、欧阳采薇、赵子奇等新型领导,与三位村支书唐万财、刘红民、令狐大方以及老支书,以党的政策为引导,以产业调整为抓手,因地制宜,团结带邻广大村民历经艰难曲折,换来乡村富裕的动人故事。

他们工作中所经历的艰辛,换来了旅游扶贫、养殖扶贫等新型产业的硕果,开创新农村新型开发扶贫模式。写人,颂扬的是党性,是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写景,彰显的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环境。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内涵。

《花繁叶茂》从开发扶贫带来的乡村巨变,在物质脱贫层面延伸到精神脱贫,打通了物质贫困和精神贫困之间的内在联系,重新唤醒了农民对新型农村的向往之情,激活了农民乡土文化的深厚情感,找回了农民自身的生命价值和精神家园。使得农村问题和农民问题,在当今具有了时代性和社会历史价值。

欧阳黔森用《花繁叶茂》为我们记录了时代,写下了扶贫攻坚的社会记忆和文学日记,也是后世从历史中、从文学作品中回顾这一特殊时代变革的参考性文本。

欧阳黔森拥抱时代,凝心聚神全面小康的社会变革,在贵州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的战场汲取养分、获得灵感、精心创作的《花繁叶茂》等几部作品,都有深度、有热度、有情怀,无一不是感恩奋进的优秀文艺作品。

文艺评论就所评作品而言,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歌德说:"你要批评指点风景,你首先要爬上屋顶"。由此,细读和观看作品,是获得发言权的基本条件,反之则亦然。

“韶华不负,未来可期”。在《花繁叶茂》的启迪下,作为中国脱贫攻坚主战场的贵州,一定会有更多作品问世,迎来一个花繁叶茂的满园春色!

    李东升:原《解放军报》对越自卫反击战战地记者,中国党史学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毕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由其创作的反映毕节红色历史的长篇小说《乌蒙磅礴》除荣获省、市最高文艺作品奖外,曾被改编为电视连续剧剧本。近年创作的长篇小说《转战乌蒙》,已作为重大题材选题上报审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2020年《贵州作家》·“贵州儿童文学作
  • 人间游戏(诗歌)
  • 学孔行吟(诗歌)
  • 黔东南州文联作家协会第一届理事会和作
  • 反光镜(短篇小说)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