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关注 查看内容

贵州诗歌对话,其现状引发集体思考

2020-8-17 10:54|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479| 评论: 0|原作者: 蒋能

摘要: 近日,一场主题为“贵州诗歌现状思考”的文化交流活动在贵州省文化艺术研究院举行,来自贵州大学、贵州师范大学、贵州民族大学、铜仁学院以及贵州各地的40余名诗人、评论家,以“诗的自觉和文本的自足”为内容,深入 ...

近日,一场主题为“贵州诗歌现状思考”的文化交流活动在贵州省文化艺术研究院举行,来自贵州大学、贵州师范大学、贵州民族大学、铜仁学院以及贵州各地的40余名诗人、评论家,以“诗的自觉和文本的自足”为内容,深入探讨诗歌文本和诗人本体,直击当下汉语诗歌写作现象,开展了一场纯诗学的文化交流活动。

“诗是诗人在寻找自我、发现自我、坚持自我,在向自我宣战与自我和解的过程中,从本我喷薄而出的真性情写照,诗的创作与评论家无关,只与灵魂有关。”王郁晓针对当下贵州诗歌的诸多现象,提出了极具批判意识的观点,她呼吁贵州诗人不要沦落入功利和诗江湖的媚俗写作,呼唤具有风骨、风格、风度和风流的贵州诗歌。

“我是一个靠激情为生的人”“我愿吊死在一根茅草上,山泉为我鼓掌,雾岚也为我发光。”王强从日常情绪、诗山画水、过瘾式写作三个层面,提出了诗歌“情本体”的创作方向。他认为,“好诗是可以胡说八道的,天马行空也行,也可以不要人来骑。”只要心灵自由了,才能抵达诗性的自觉状态。

木郎提出并以“耻辱写作”的方式切入,直面诗歌如何绕开现实中非诗干扰的问题,对“安全写作”等现象提出了有益的批判和矫正。“诗本身是不可言说的,如果要说,一说出来就是偏见。”罗逢春认为,先有人,再有诗,倘若要深入讨论“诗的自觉和文本的自足”,必须从人说起。孙守红则从传统诗学角度,倡导从诗性正治进入诗歌本体。

居一认为,好诗歌是从发现到发明的完成过程,其前提是对诗本体的自觉。“观天地万物人世,而抵达和言说存在。”他认为,言说存在之难,就是文本自足之难,也就是不可复制的创造性写作。

活动由贵州壹首诗文化主办,参与发言交流的人还有末未、卡西、刘剑、阿诺阿布、王桂武、陈晓军、刘脏、詹贵祥、谢迎旭、李星兴、谢凯、卢酉霞、李沅浓、罗璐瑶、刘运平等。大家认为,本次交流会是一场由表入里,剥茧抽丝的精神对话,是面对“贵州诗歌现状”,贵州诗人的一次集体反思和自省。

                                                                                                                ( 周文学/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沙滩之谜》首发式暨遵义市新蒲新区沙
  • 铜仁《梵净山》主编刘照进获全国文学报
  • “纳雍90后诗歌”及贵州新一代诗人境遇
  • 肖江虹鲁奖作品《傩面》同名电影在遵义
  • 遵义市作家协会网络作家分会成立 遵义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