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贵州 查看内容

太阳沟的阳光(组诗)

2020-9-2 08:20|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17| 评论: 0|原作者: 石光举|来自: 贵州作家·微刊

摘要: ✪ 野玉海野外,离城市好近一眼能够看到九霄云外有山,有水,有青草,有绿树广阔得可以放置一座小城野鸡、野兔、野岩羊不知道去向这神秘而诱人的地方玉,美玉,似乎与女人有关和“舍”字链接起来彝语——一个 ...
✪ 野玉海

野外,离城市好近
一眼能够看到九霄云外
有山,有水,有青草,有绿树
广阔得可以放置一座小城
野鸡、野兔、野岩羊不知道去向
这神秘而诱人的地方

玉,美玉,似乎与女人有关
和“舍”字链接起来
彝语——一个明丽的地方
小城镇楼房
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
城外之城

名叫海坪
其实是高原上像海一样的坪地
彝家人歌的海洋舞的海浪
海坪不是海,是水城玉舍醉美的风景
花海,林海,歌海,舞海

✪ 米箩,米箩

米箩,米箩,是地名也是一种象征
米箩不是“箩”,在水一方
布依人家住水边上
布依姑娘水灵灵的
歌声像米酒甜,服装像花草般鲜艳

到米箩去到一个美丽的地方去
米箩有猕猴桃
电视、电台、报纸争先恐后报道
那才是真正的绿色食品

米箩古树容光焕发
米箩精肉鲊名扬天下
米箩是养生之地
走进米箩就像走进世外桃源

米箩,米箩,是地名也是一种喻意
从糠箩走进米箩
从米箩走出糠箩
是两种不同的“运”

✪ 久违的双桥

再已见不到了久违的双桥
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把小桥冲走
一座惠及“三地同城”的大型水库把大桥淹没
久违的双桥记忆之桥

有远古的马车轮从上面碾过
有远古的青纱大轿从上面经过
双桥,总是以忍辱负重迎世人敬爱

远古的盐商与货郎脚步声远去了
远古的樵夫砍柴买柴声远去了
梅百万,这个传说中修桥补路的善人
在我的这首诗里又重新记起

双桥,久违的双桥,冲走了,淹没了
双桥水库应运而生
真叫人做梦也想象不到

✪ 走过背阴坡

太阳你真是太绝情
总不给坡上多洒些阳光
千年万年,坡阴着一张凄美的脸
痴迷地盼你回心转意

于是,没有阳光的坡成了背阴坡
坡的眼里有泪水湿漉漉的
有许多恩怨无法诉说

走过背阴坡
如走过一段阴暗而晦涩的岁月
心情非常非常的沉重

走过背阴坡
隐隐约约有歌声深林中飘来
香消玉减人老珠黄
太阳不照背阴坡
那歌声,一阵一阵揪心的疼

✪ 太阳沟的阳光

一条  叫太阳的沟
清早和傍晚阳光都照耀着这里
阳光从沟那边穿过沟这边
阳光从沟这边穿过沟那边
太阳沟整天里阳光灿烂

从前,一条小路从沟底经过
路边的花和草向路人微笑
路过的人
心头暖烘烘的

如今,一条柏油路
从太阳好沟半山上修过
坐车里只觉瞬间而过

阳光是多么的可爱
太阳沟一年四季春暖花开
没享受过阳光浴的人们请来太阳沟走走
太阳沟的阳光对谁都一视同仁

✪ 我对双水产生了感情

我是双水的暂住人口
我在双水这座城市里打工
我的户籍还在我的老家保华镇

双水于我,那名字总是恋恋不忘
双水曾经是贵州通往云南的古驿道
有远古的马帮及过往行人等常在这里歇脚

双水得名源于两口水井
两口水井相隔很近仅一步之遥
一口井早已覆盖,不见其形
一口井只见一眼,水也枯竭

我是双水的暂住人口
通过与双水的朝朝暮暮
我对双水产生了感情
双水像一对姗姗来迟的姑娘
常常走进我的梦中

我真不想回到我的老家去
我真想找个地方在双水居住下来
和双水这位多情的姑娘
一起度过一段美好时光

✪ 都格太阳火辣辣

都格太阳火辣辣
都格人不怕我也不怕
我经常去都格采访
都格太阳让我感到容光焕发

都格人热情似火
是不是吸收了都格太阳的光华
都格太阳火辣辣
都格太阳吻红了马龙屯上的桃花

都格太阳火辣辣
我和都格人有说不完的话
假如我是一位醉美的女子
我会找一位像都格太阳一样的男人出嫁

✪ 轿子山

轿子山,你真真的像一乘轿子
孤独的矗立在云遮雾绕的山间
一个美丽的传说传说着你
你是幺妹子的向往
久远久远的那个年头
幺妹子出嫁有轿子坐是一种荣耀

远去了,一切都远去了
呜呜咽咽的迎亲唢呐声
轿夫那粗犷犷山歌声
以及轿子里被颠簸得头昏眼花的幺妹子

远去了,一切都远去了
轿子山前的羊肠小路长满荒草
一条  柏油路围着轿子山绕了半圈依依不舍而去
柏油路上车辆穿梭如织

轿子山上桃花盛开
城里头的美女嫁到轿子山来
轿子山的幺妹子嫁到城里头去
坐在豪华的轿车里,过轿子山时
脸红得就像轿子山上盛开的桃花

✪ 百车河

真的有一百台水车吗
在百车河畔
一百台水车那可是好大的一个阵容
那水车的声音一定响彻云天
那水车上飞溅的水花一定美妙无比

真的有一百台水车吗
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一个农耕文化发达的时代
一百台水车至少灌溉几百亩田地
一百亩田地至少养育几百户人家

如今,一百台水车成了历史记忆
百车河———
从两岸田地与田地之间流过
从两岸楼群与楼群之间流过
向你向我向远方游客唱着一首无言的歌

✪ 老鹰山

一只鹰,一只向往高空的雄鹰
蓝天之上飞翔了一天累了
在一块荒地上歇息了一夜
第二天醒来,化作了一座大山

鹰爪,紧紧地抓牢大地
鹰翅,在努力地展开欲飞,欲飞
鹰的眼,望着蓝天、白云、远山、远水

山上有花有草有树叶,鹰的羽毛
山上有岩石和泥土,鹰的骨肉
一年四季流淌的山泉
是鹰的血和泪

几千年几万年已过
山依旧,水依旧,夕阳依旧
白天,老鹰山像一座雕像
欲飞,欲飞
夜晚,老鹰山像一幅剪影
欲飞,欲飞

石光举,贵州水城人,小说、散文、诗歌均有涉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