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动态 查看内容

欧阳黔森:江山如此多娇[报告文学]

2020-9-30 17:23|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954| 评论: 0|原作者: 欧阳黔森|来自: 人民文学

摘要: 欧阳黔森:男,汉族,研究生学历,一级编剧,二级教授,贵州省核心专家,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现任贵州省文联主席、贵州省作家协会主席、贵州文学院院长;第十一、十二、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先后在中文核心期刊发表 ...

欧阳黔森:男,汉族,研究生学历,一级编剧,二级教授,贵州省核心专家,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现任贵州省文联主席、贵州省作家协会主席、贵州文学院院长;第十一、十二、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先后在中文核心期刊发表长、中、短篇小说五百余万字。有长篇小说《雄关漫道》《非爱时间》《绝地逢生》《奢香夫人》及中短篇小说集等十部。编剧并任总制片人的电视连续剧有《雄关漫道》《绝地逢生》《奢香夫人》《24道拐》《星火云雾街》《伟大的转折》《花繁叶茂》,电影《云下的日子》《幸存日》《极度危机》等十二部。曾获四次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三次全国电视“金鹰奖”、三次全国电视“飞天奖”、二次全军“金星奖”、三次国家广电总优秀剧本奖,以及省政府文艺奖一等奖等省部级奖五十余次。中宣部全国“四个一批”人才,获“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



江山如此多娇

欧阳黔森

转自《人民文学 》2020年10月号


 

我不止一次站在娄山关的隘口,俯瞰这一片巍峨的群山。

这是大娄山脉最为险要的地方。隘口向北入川,向南入黔,过了此险便可两边长驱直入再无如此雄关。

望着盘山而上飘入云端的公路,我想,如果没有这条公路,很难想象人们可以随时来往。我曾想象过没有公路的娄山关模样:雄伟、苍凉,连野兽都难以翻越。85年前,当一位伟大诗人徒步翻越这里挥毫写下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诗句时,那种山高我为峰的豪情,至今让人热血沸腾!

人们早已不可能体验没有公路的娄山关了,就是眼前这条以“72道拐的险峻而著称于世的盘山公路,也不再是连通黔渝的交通要道。凡是驱车走过这里的人都体验过,要翻越这座大山,这一上一下的,即便是小车也需要一个多小时。现在,这种情形不复存在,早已天堑变通途,一条高速公路巨龙般从山体腹部贯通,穿行过去仅仅十余分钟而已。

更令人震撼的是,这片地处乌蒙山区和武陵山区交汇点的磅礴群山中,如今是条条道路呈网状般连通,实现了村村通、组组通,无疑它将会长久地、持续地改变居住在这里的各族人民的生活,这将是改变红色老区贫困面貌的重要标志性成果,那么,红色老区彻底战胜贫困的目标还远吗?答案是已经在眼前。

202033日,贵州省人民政府发布公告,正安等24个县(区)符合国家贫困县退出标准。

至此,闻名遐迩的红色革命老区遵义市的最后一个深度贫困县——正安县正式脱贫摘帽,这也宣告了遵义市成为了贵州省率先实现全面脱贫的地级市,彻底撕掉了绝对贫困的标签。

截至目前,全市8个贫困县全都退出,871个贫困村出列,92.22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发生率从2014年初的13.75%下降到2019年底的0%。遵义在贵州省率先实现整市全员脱贫目标,实现全面消除绝对贫困。

脱贫攻坚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必须在精准施策上出实招、在精准推进上下实功、在精准落地上见实效。

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殷殷嘱托,遵义市聚焦六个精准,全面摒弃搞盆景”“路边花”“形象工程等一切形式主义,既不降低标准,也不吊高胃口,实行人盯人战术,扎实推进精准识别、精准帮扶、精准退出工作,做到识别纳入有严格的规范性、动态帮扶有精准的针对性、脱贫退出有真实的可靠性,确保脱贫工作务实、过程扎实、结果真实。从注重脱贫实效解穷困,到守牢保障底线兜穷底;从增强造血功能改穷业,到攻克贫困堡垒强穷村;从改善基础设施换穷貌,到改变生存条件挪穷窝等举措,探索出了一条具有革命老区遵义特色的脱贫之路,向党中央、省委和全市800万遵义人民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

在与遵义市委书记魏树旺的交谈中,我渐渐有了这样的一个感受,这个感受直接撞击到了我的胸口,不由使我心潮澎湃感慨万千。不难想象,全民脱贫这个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工程,如果没有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我在扶贫第一线也耳闻目睹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可要我像魏书记一样如数家珍地罗列出那些数不胜数的扶贫事迹和翔实的数据,我只能是自惭形秽。

群众搬迁到哪里,党组织就建到哪里,搬迁群众在哪里,党员就在哪里,无论有多么偏远,无论有多少困难,哪里有贫困,哪里有危急,哪里就有党旗在高高飘扬。魏树旺说这段话的时候,并没提高嗓音,还是那样地娓娓道来,稳重而不失亲和。这在我听来何尝不是如雷贯耳掷地有声呢!他有这样的语调,分明就是成竹在胸的笃定和自信。

我始终坚信,凡是有底气的人,从不靠声音之大来解决问题。

事物的属性总是充满辩证,这时,我感觉我的声音必须大起来,因为我要说的这句话,即便是无须提高嗓门,本身也实在是分量十足。这样的分量,要让我的嗓门不提一个高度,这不是让我憋着难受嘛!按捺不住的我举起茶杯,嘹亮地喊了一声:干杯!为遵义清零出列。

魏树旺书记当然也痛饮了手中的茶。

清零了红色老区人民的绝对贫困,可要确保这个成果,可谓任重而道远。对于这一点,我想凡是参加了脱贫攻坚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担心。如何有效降低返贫率,或者说保持贫困发生率为零,是今后扶贫工作的重中之重。这样的问题我们肯定会探讨。无可置疑,我们的探讨绝对不会回避一些基层尖锐的问题。对于我这个常年走在脱贫攻坚一线的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他是了解的。我们曾无数次在全国人大会议期间交流过很多问题,当然,实事求是是我们永远遵循的话题原则。

他说,遵义的脱贫攻坚起了个大早、开了个好头。虽然在全省率先全面脱贫目标已实现,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松一口气”“歇一歇脚了。

我说,清零不易,持续确保脱贫成果才是关键。

他说,只要我们的党员干部真正学懂弄通做实了总书记的系列讲话精神,我们就能攻无不破战无不胜。在全省脱贫攻坚的终场铃声没敲响时,我们不能擅自走出考场,必须反复检查核对,确保交出更高分值的答卷

我说,我要下去走走,眼见为实。

他说,好一个眼见为实。你想去哪里?

我说,正安县。

他说,正安是遵义最后一个清零的深度贫困县。你去过吗?

我说,18年前去过。



假如你再次走进久远的记忆深处,而眼前呈现出的景象与你的记忆毫不相干的时候,你一定会很惆怅、一定会很遗憾。可是,当这样的惆怅和遗憾,仅仅是触动了你内心世界那些柔软部位的时候,那么,祝福你,因为你此时一定扬起了笑脸,眼里充满惊讶后的喜悦。

此时,我就是这样的。18年前,我来过并留下深刻记忆的正安县城面貌一新,几乎找不到任何旧时的痕迹。这些痕迹正是我心中的挂念,而挂念久远了,那就成了乡愁。当那一缕乡愁柔软地涌上我心头的时候,有人问了我的感受。我扬起了笑脸,愉悦地说:换了人间。

在场的人,都扬起了笑脸。

记得习近平总书记讲过:党中央的政策好不好,关键看老百姓是哭还是笑。这句质朴的话,真是切中要害、掷地有声、振聋发聩、醍醐灌顶。

我在走村过寨的采访中,始终坚持这样的一条原则,不管是谁提供什么样的资料素材给我,不到一线眼见为实地访问,决不引用。善于观察洞悉是一个作家的基础本领,你是皮笑肉不笑,还是发自肺腑的笑,我当然感受得到其中端倪。我坚持与每一个相遇的贫困户促膝谈心,交朋友。可以这样说,我到过无数的贫困村,见过无数的贫困户,只要与他们一打开话匣子,我就没有见过愁眉苦脸的人,他们灿烂的笑容,真真切切地感染了我。我的笑便也灿烂起来,此时,与他们分享幸福和获得之感,比什么都快乐。


12345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 铜仁《梵净山》主编刘照进获全国文学报
  • “纳雍90后诗歌”及贵州新一代诗人境遇
  • 肖江虹鲁奖作品《傩面》同名电影在遵义
  • 遵义市作家协会网络作家分会成立 遵义
  • 《你好,海龙囤》——作家、摄影家、网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