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品读 文评 查看内容

生死浮游

2020-12-7 16:57|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575| 评论: 0|原作者: 王剑平

摘要: 鹤蕾曾问我:你怎么可以把死亡写得那么轻松?她这一问,我纳闷。想了想,我回她说:经历那么多,活到这个岁数,应该都明白了。现在,我意识到,鹤蕾所问,和她写这个集子有关。《月光白白》梳理的,是一个家族中的不 ...

问我:怎么以把死亡那么轻松?这一问,我纳闷

,我回她说:经历那么多,岁数应该都明白了。

意识到和她集子关。《月光白白》梳理的,一个家族中的不同个体,,即人窒息。那些与之终日厮混、共同成长的亲人,一个个相继离开,永远消失在的生活里。怅然。她,像样消失水里不留痕迹着的人,则都拼命想忘掉他们。如此,谈何容易。撒在江里的姑娘、扑向火车的蒙面人、一个马槽里装着的小舅小姨……命运呈现离奇诡异,生命的脆弱凶猛,以鹤蕾弱小之躯何以承受?但生死与活不由人在《饺子的腔调》说,生活和年纪无关活着就是经历。文字,当然给活人看的我想,读到这个集子的人不好过。

为沉重话题文学探讨的根本。生命消陨文学体验时,尽管被理论冠之终极关怀的属性,但鹤文本记录的生命案,却是艺术想象企及的

有段时间,蕾迷恋于手机上的某个APP,不停写。此,我略有所惑。时,吃海喝完了我对她说:还是坚持写点东西吧,文学就你而言,比其他人重要。快人快语亦不认为我话唐突。我们如此隐晦,又彼此心照不宣。她频频更换笔名时,我问怎么改来改去?她说,好下次不改了。毕竟交往十余年,往来不疏,说话都直来直去。可以如此说话,我便以为自己对她足够了解。读这个集子,我方恍然

母亲祖籍山东,祖父辈,着一家老少闯关东,定居东北。至,父母于生计,抛家离子大荒。她外祖父,与异邦金日成一同打过游击,父亲与雷锋也有过往。鹤蕾于此不屑,她有文学人的襟胸与气度。


123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 致全省作家和文学工作者的新春贺信
  •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贵州作家
  • 黄昌祥:繁荣文学事业 赋能高质量发展
  • 《贵州作家》2021年第1期作品目录
  • 我们为什么写不好亲情诗?贵阳诗歌沙龙
  • 致全省作家和文学工作者的新春贺信
  •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贵州作家
  • 黄昌祥:繁荣文学事业 赋能高质量发展
  • 《贵州作家》2021年第1期作品目录
  • 我们为什么写不好亲情诗?贵阳诗歌沙龙

图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