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贵州 查看内容

漫步堂安的深秋

2021-5-28 00:00|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1558| 评论: 0|原作者: 石永华|来自: 贵州作家·微刊

摘要: 随着日头渐渐偏向,深秋的光景还是如期而至,屋边的虫鸟在鸣叫,田里的谷子早已被勤劳的侗族兄弟们收割入仓。空气中飘散着烧柴煮猪食的淡淡烟草味,但较前些时候反而显得干爽适度,是的,肇兴的气候还是那样熟识,但 ...

随着日头渐渐偏向,深秋的光景还是如期而至,屋边的虫鸟在鸣叫,田里的谷子早已被勤劳的侗族兄弟们收割入仓。空气中飘散着烧柴煮猪食的淡淡烟草味,但较前些时候反而显得干爽适度,是的,肇兴的气候还是那样熟识,但久坐着总是难免会让人犯困。

清晨,酒后喉咙干涩难耐把我撵醒,朦胧中环顾四周,才知道昨夜又在酒店办公室的沙发睡着了。于是起来喝水,略理了一下思绪,想起昨夜与诸多酒店同行老友新朋在县城一起饮酒,继而又想起似乎还有要陪友人上山走一走的承诺。

于是试着短信联系省城贵旅集团来的朋友Y君,她正好住在我酒店的四楼。很快收到回信说难得好时光,她早已洗簌完毕,这会儿在顶楼的观景台看风景吸新鲜空气呢。确实让人惊讶,随后始慢慢确认,昨晚酒桌上的确曾豪气干云答应找个时间去堂安侗寨尽一次面朝大山热情热情洋溢的地主之谊。

我转念想现在就是个难得的日子啊,何不邀友人去又有一段时日未曾到的堂安走一走。遂发短信试着邀请,她很快回复说当然乐意,并急着问何时出发,我笑着回复十分钟后在人工湖边汇合。

我去过很多次堂安,但未曾从山脚步行上去过。其实早就有从肇兴徒步登上堂安去的想法了,沿着那碎石铺成的便道拾级而上,也不过就八九里的路程——确实是一条蜿蜒岖崎野草荆棘相伴的山路。但妙处就是沿途能感受沿途小径两边的山泉溪涧流淌,还有那此起彼伏的鸟语虫声,能品尝知名不知名的花草野果,那一路的风景肯定能让人实实在在地体会江湖之远的自然况味。不过遗憾的是Y君穿的鞋跟较高不便跋涉山路,而车子昨夜喝酒已停在数十里外的县城,大家还是搭着侗乡酒楼吴君座驾回的肇兴,所以只有又烦请老乡小陆送一程。

电话那边小陆爽快答应了,于是我俩沿着河边漫步而上。没多久,很快小陆的车就在智团花桥的路口等着了。于是我们穿过义团风雨桥,又过了仁团寨头,车子沿着山间公路一直往上跑。

堂安侗寨坐落在高高的大山上,冬春时节山顶还经常云盘雾绕,雨季里很多时候整个堂安寨也都会笼在雾霭里。车越过一座座延绵小山,绕过盘旋的梯田,越攀越高了,脸庞也不停拂过清凉的晨霭。小陆沿途还热情给我们介绍堂安的风土人情,他爽朗的笑声一路飘荡。

我们认真聆听,Y君始终莞尔,间或轻声笑语问询两句,感觉得出她很享受这秋日的时光景致。窗外的清爽凉风不停略过,车在蜿蜒蛇形的之字山路里不停盘旋上升,在这流淌的时光里感觉岁月如此曼妙。但好时光总是短促,可能也就一刻钟左右,过了最后一个小坡,轻车熟路的小陆就把我们送到了堂安寨门。下车后他说要回去时再提前打电话就来接我们,笑着挥挥手随后就消失在山坳的那边。

深呼吸了口气,招呼Y君看低处山涧的风雨桥,说这就是照片上堂安了。在肇兴开酒店一年多我来堂安也有很多次,原估计今天不过是又陪朋友走马观花而已。但奇妙的是感觉今天似乎有些不同——深秋时节地处高山上的堂安仍是温润清爽,山上也还不乏葱茏绿色。极目下望,收割后层层梯田里的褐黄稻根让人充满暖意和愉悦,没有一丝萧瑟的感觉。眼前高高耸立满是密林的大山更是映衬了这座有几百年历史的村寨的淳朴厚重。这时忽然觉得酒后的微晕消散了,整个人顿时轻松起来。也许是沿途晨风吹醒,也许是有佳朋相伴心情好的缘故吧。

堂安是一个约百余户人家的侗族自然村寨,倚在半山坳上,房屋密集又错落有致地分布,主要以杉木建造,因为这里雨量充沛,盛产适做建材的杉树。木房子是人字型的屋顶,上面盖着青灰色的土瓦。穿寨而过的是一条用石板水泥铺就两三米宽的路,勉强可以通车。道路两旁搭建着老乡或新或旧的房屋,每家的大门都是面朝南边,门上大都还挂着春节时的楹联,只是时间长了风吹日晒的有些泛白。很多老乡的屋檐下挂着一串串金黄的谷穗玉米,堂前屋后还穿梭飞舞着很多觅食无忧的燕子。

堂安侗寨最有名的景观是鼓楼边上依山而建的那口石瓢井,大股的泉水从山岩中涌出,冲过村民凿好的长长石瓢,就成了一股常年旱涝不息的甘泉——她是堂安的生命之源!哪怕是再大雨涝,这口泉水仍是一样的清澈无淤,石瓢下方是村民用来洗菜和洗衣的两口四方石井,井灌满后再顺流到下边的大池塘。塘边那座巧夺天工的古楼倒映在水面上,便成了一处水色天光雕龙画凤交相辉映的美景。

沿着小路往前漫步着,不经意间发觉友人紧抱双手,可能是山风不停吹着身上起了凉意。于是伸手想去牵她,但Y君微笑着摆摆手婉拒,只愿倾情于这山水浓墨重彩的光影世界。

喝了口泉水,稍许停顿后我们又拾级而上,爬过长长的高石阶,来到正在维护的稍显凌乱的侗族生态博物馆,又仔细端详起馆中暂时能看到的展品,那些古老物件仿佛都在诉说这个民族和堂安的悠长岁月。良久后出到外廊休息,望着馆前老乡的柿树、栗树上挂满的果实,也有一种浓浓的丰收幸福感!

看过了博物馆后,再沿着小石径往上走,可以更好地远眺连绵的山脉,层层的梯田尽收眼底。这时我们惊讶于堂安依旧的满目墨绿微黄,村寨包围在苍莽丛林中。那一刻你无需作意,自然会感觉到空气中飘散的清香气息,而且一点也不显粘湿,依旧干爽舒适得令人佩服。而此时秋后更令人钦佩的,我倒觉着是田里收割后稻根上仍顽强生长出的新穗。不过,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朋友固执地认为那是第二季秧苗,这是唯一显出这位广闻博记的身着华装的漂亮友人的短处。

Y君在前面彳亍着不作声,但鞋跟踩在石板上清脆的声音回旋在静致的村落里,极像那缓缓流淌的山泉击起的美妙音响。我们又绕过一座木屋,又看见寨子中飘升的袅袅炊烟和远处山坳里泛起的淡淡烟雾。是啊,堂安的田园景色着实动人心弦,我想这确实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深秋。

漫步在堂安的小道上,静静感受这无边的美景。一开始时我只顾热情介绍,而友人从下车伊始就已沉浸在这弥漫着秋情秋景的侗寨里。渐渐地随着她的视线和感触,我也认真地体味起这未曾经历过的堂安秋色,她宁静优雅得令人窒息而又无限向往,确实极像了一位闲待闺中的恬静女子,无怪乎曾被誉为中国最美的十个自然村落之一!

站在村边的高处可以看到,堂安依傍在巍峨大山中,村后仍是高得让人没有征服念想的峦峰,我想这一定是那口流淌不息的石瓢井的坚实依靠。无需渲染,此刻极目所至的那妙曼梯田、重重树木和步步为营的石阶,尽管色彩不同却共绘出一幅和谐的美景,这是自然法则和堂安能工巧匠的倾心杰作。

走过村尾的一座房屋,来到依旧泛着青草的田埂,眺望对面的巍巍群山和那无尽的层层梯田,不由得感叹堂安的自然天成和朴素村民的勤劳顽强。忽然间又想起去年曾与大学兄弟龙、曾、田、甘等诸君来时住过的村口支书坤龙的家,还有他那绿色天然的手抓乌糯米,和土鸡用山泉嫩姜清炖后的香气,而支书女儿和她闺蜜们那天籁般的大歌声更恍如昨天。是的,堂安的美是天然而无需雕琢,堂安的乡亲率真热情给人以如家的感觉。

我轻声对友人说,其实游览堂安侗寨,根据不同的入寨口有不一样的游览线路,但要紧的几处景观是一定必须去感受的。

首先,看堂安梯田。群山莽莽,梯田隽隽,堂安梯田是不以加榜梯田的巍峨磅礴为意,也不以龙胜梯田的漫山遍野为荣,自是有一番隽永风味,却也给人更多回归自然的感觉。

其次,看古石墓群。它坐落在寨子中央的高坎上,数十座明清时期以来的古墓错落其中,尽管数量不算多,但或墓碑中青石镂空雕花的艳美生动,或石柱上龙风栩栩如生的浑然精湛,巧胜过我看过的十三陵群碑上皇家的巍然大气,自显出侗族人民的聪颖天工。

再次,饮石瓢泉水。这眼被誉为“侗族第一泉”的石瓢井水,夏秋之际清凉甘甜沁人心脾,可解暑消乏;冬春之时清甜暖意温婉人心,能健胃祛病,确实是四季皆适饮用。可以说,到堂安不喝一口石瓢泉水,犹如去北京不尝烤鸭不登长城不走故宫一样徒留遗憾。

当然,还有不少景观可供游览:可拜侗族图腾萨岁,观无一钉一铆的侗族秀美巍峨古楼,游挪威友人援建的生态博物馆,看巧夺天工的风雨桥,喝老乡自酿的甘甜米酒……我不知不觉沉浸在这无边美妙的秋色堂安,如数家珍地向友人介绍堂安的美景和好处,好像自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堂安人一样。

时间悄悄地溜走,不知过了多久。还是再起凉意的Y君紧抱双手的动作拉回我的陶醉,才又想起清晨时应约赴木匠老陆家有山珍野味的午餐。于是,在我一再婉劝之下,友人才恋恋收起那份陶醉,我们沿着来时的石板路返途,穿过一栋栋安静的木房来到村口,小陆的车也如约而至。

在回程的车上放着音乐,唱着时而浑厚时而缥缈的大歌。我知道Y君一定会铭记这个深秋早晨,记得那个仍有绿植拥簇青藤缠绕的寨门,记得那排吊脚楼下风雨桥旁的灰色木栅栏,还有那些整齐排列的清灰土瓦,那里满是曾漫步过的堂安的记忆。

来年,或在和风送爽之时,或在艳阳高照之际,或到瓜果飘香之间,亦或在冰封雪飘时节,一定再约友人重游堂安,可记得带上挚爱的长镜头。我仍以向导作陪,偶尔解释翻译,那时再品味堂安或青春或热烈或丰收或冰霜的景致。如时间充裕,还可以住上三五日,好细细探究那许多白发及腰和烟斗着地的长寿老人的如歌故事。


石永华,笔名秋叶。男、侗族,现年47岁,贵州黎平永从人。1998年贵州财经大学毕业,从事过教师、政工、职员、经理等多重职业。常驻贵阳,现仍在肇兴侗寨开设客栈“肇兴故事”。平时闲暇之余喜欢写一些闲散诗歌文字。其散文《一座奇妙充满正能量的图书馆》曾获2013年贵州省“百万公众网络学习工程·网络书香飘贵州”有奖征文大赛二等奖等,文字作品散见于各类小刊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高坡散句(诗歌)下一篇:来到牛塘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返回顶部